专栏节选:韩国的压力来了,2014年的第一项挑战--今周刊「老谢开讲」 / 6 years ago专栏节选:韩国的压力来了,2014年的第一项挑战--今周刊「老谢开讲」5 分钟阅读(本文由台湾《今周刊》杂志提供,节选自1月9日出版的当期「老谢开讲」专栏) 进入二○一四年,全球各大投资机构及媒体纷纷对新的一年做出预测,大致上看,美国联准会(Fed)宣布每月减少购债一○○亿美元,QE(量化宽松货币政策)朝着退场的路走,而实体经济复苏在望,股市表现理当比一三年更好才对。 总结各项预测得出至少几项结论:一是美元及美股仍看好,不过,一三年美股写下一九九七年以来最大涨幅,一四年涨幅恐怕不会太大;二是日圆可能贬破一一五圆关卡,日经指数将挑战一万八千点;三是欧元区迈向复健,股市仍继续看好;四、中国的调整仍漫长,将来充满未知数;五是原物料还在低档,黄金机会仍不大;六是债券殖利率攀升,债市压力仍大。 这是大家关注的几项结论,不过进入一四年以来,并不如投资专家预测的那幺平顺。先从台湾来看,一四年开年之初,发生很多不是很好的「预兆」,例如,基隆的黄色小鸭在年关之前爆破;元旦升旗典礼时,司仪刘香慈脱口而出「马总统正在下台」;还有行政院院长江宜桦到柜买中心为「创柜板」破冰,结果敲三下,冰却没有敲破。这些「意外」的景象,似乎暗示了一四年可能不是很平顺的一年。 **三星领跌重挫韩股,韩国经济面临考验** 最显着的几项变化,第一项是韩国,韩国股市在一三年以二○一一.三四点收盘,全年小涨一四.二九点,涨幅○.七一%,但一四年开红盘却大跌四四.一五点,第二个交易日又跌二一.○五点,连结两个交易日下跌六五.二点。韩国股市在一四年开年前两个交易日重挫三.二四%,这是十分不好的预兆。 其中领跌的是三星电子。一三年三星写下一五八.四万韩元历史天价,市值推升到二○○○亿美元,韩国也因为三星的卓越表现成为经济强国,三星的杰出表现,也让日本IT巨霸索尼(SONY)、夏普(SHARP)、松下(Panasonic)出现史上最严重的亏损。 不过,三星股价在一三年初就缔造新天价,一三年全年却下跌九.九%;今年元月二日韩国股市开红盘,三星股价却大跌四.五九%。近一个月来,三星股价从一五○.三万韩元重挫到一二八.七万韩元,跌掉一四.三%。三星股价的大跌与第四季业绩下滑有关,市场预估三星的第四季营收六十.四兆韩元,净利九.六五兆韩元,一月七日三星公布营业利益是八.三兆韩元。从业绩来看,三星营运似乎已走入高峰。 这种情况,很像苹果(Apple)在一二年九月股价涨到七○五.○七美元,市值站上六千亿美元以上时,苹果的成长开始受到市场的质疑与讨论,大家看不到苹果新产品的爆发力,结果苹果股价一口气跌到三八五.一美元才止跌;一四年的三星面临与苹果同样的困境,下一个三星的成长动能来自哪里? 过去十年,三星从半导体到面板,再跨进智慧型手机,超越苹果登上世界冠军宝座,一三年三星的手机售出超过三亿支,全球市占率三星囊括了三分之一,这恐怕已到达成长极限,因为中国的品牌手机厂从联想、华为、中兴通讯、酷派宇龙,甚至小米机,都有瓜分三星市场的能力。如此一来,三星走到智慧型手机的巨霸之路后,下一个霸业是什幺?这是三星下一项大挑战。 **日圆贬、韩元升,韩系车厂遍体鳞伤** 三星陷入成长的瓶颈,也使韩国经济考验加大,从一九九七年以来,三星与韩国在日圆强力升值中占尽优势,韩国经济奋起,但这个情势在一二年第四季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上台后,有了巨大变化。安倍射出的三支箭中,最具威力的是日圆的大幅贬值。日圆在一一年地震海啸后,一度升值到七十五.三五兑一美元,日圆升值让日本经济面临困境,像夏普最惨股价跌到一四二日圆,索尼最惨跌到七七二日圆,松下最惨跌到三七六日圆;相对于三星获利大跃进,日本IT产业却陷入巨额亏损厄运。 但是一二年第四季,日圆从七十七.一逐步迈向贬值,在一三年封关前,日圆一度重贬到一○五.四一,日圆贬值一整年,日本企业获利也跟着大跃升,安倍上任的一二年第四季,日本企业净利总和是三.九九兆日圆,一三年第一季是二.一九兆日圆,但是二、三季分别是五.二九兆及五.四六兆日圆,日本企业获利堪称是大跃进。有了实质获利做后盾,日本股市在一三年最高大涨到一六三二○.二二点,全年大涨五六.七%,创下一九七二年以来最大涨幅。 日圆持续贬值了一年半,但是过去对汇价反映十分敏感的韩国政府,这回却文风不动,一二年初,韩元一度重贬到一二○一.八兑一美元,此后这两年,韩元升多贬少,如果以过去这半年来看,韩元是从一一六二.二升值到一○四六.五七,在一三年最后一个交易日,韩元居然升到最高点。而同样这一段时间,日圆却从九十三.七贬值到一○五.四一。 一三年全年韩元兑日圆大升二三.八八%,这是一个非常奇妙的汇率变化,过去十年来,韩国政府一向对汇率十分敏感,韩元总是贬值比别人快;但近一年来,韩元却奋力升值,这个情况在元月韩国股市大跌后,韩国总统朴槿惠出面喊话干预,韩元才止升回贬。 还有一个更奇怪的现象是,过去韩元贬值一定比台币快,但这一轮新台币在去年十月升值到二十九.二八五后,中央引导新台币贬值,台币在元月六日盘中见到三十.二三五的半年新低价。如果拿韩元来和台币对比,去年六、七月间韩元最低是一一六二.二,台币最低是三十.三五,如今台币几乎回到六、七月的低点,韩元急贬两天,仍在一○六五元左右的「高档」,这一轮台韩汇率竞贬,台湾显然胜出。过去一向批评央行总裁彭淮南汇率操作太保守的企业界人士,这回应该可以满意了。 韩元急惊风般的意外升值,乍看之下,韩国一三年出口仍有二.二%的成长,但是韩国两大支柱产业却面临巨大压力,过去一年来,LG集团股价从七.一四万韩元最低跌到五.九七万韩元,如今只有六.一万韩元。以面板为主的LGD股价从三.六九五万韩元跌到最低二.一八万韩元,过去紧紧追随三星的LG,手机出货量在第三季被中国的联想追过,退至全球第四的位置。 不过,受到韩元兑日圆巨幅升值影响最大的,仍是韩国的汽车业。过去几年,全球汽车业大发利市,例如美国公布一三年全年汽车销售一五六○万辆,几乎回到金融海啸之前、○七年全年一六一○万辆的颠峰状态。而各大汽车厂中,通用汽车售出二八○万辆,成长七%;福特二五○万辆,成长一一%;克莱斯勒一八○万辆,成长九%;日系车厂也抢进美国市场,其中丰田汽车二二○万辆,成长七%;日产一二五万辆,成长九%;但韩系车厂却节节败退。 过去一年,日本三大汽车公司获利扶摇直上,像丰田汽车在一三年会计年度获利六九二○亿日圆;一四会计年度上半年(四至九月)已超过一兆日圆,半年赚的比一整年还多,一四会计年度,丰田汽车净利可达二兆日圆以上,将写下历史新纪录。而本田汽车(Honda)单季净利一二○三.七亿日圆,日产的一○七八.一亿日圆,都是在高峰的位置,相对地,日本三大汽车厂股价也都在高档。 但是在韩元强大升值中,韩系车厂股价反映平淡,现代汽车从二十六.九万韩元跌到二十一.七五万韩元;现代Mobis从三十一.六万韩元跌到二十七.三万韩元;双龙汽车从九六九○韩元跌到六五八○韩元;起亚从六.八九万韩元跌到五.一三万韩元。日系车厂随日圆贬值优势崛起,韩系车厂似乎遍体鳞伤。 **美国QE退场,韩股成外资提款机** 面对经济的窘境,韩国总统朴槿惠在元旦出面喊话,提出「三年经济创新计画」,希望在一四年GDP(国内生产毛额)成长达四%,人均所得超过三万美元向四万美元迈进,而一四年韩国全年出口总值可达五九五五亿美元,成长六.四%。面临日圆的剧贬,朴槿惠呼吁韩国企业要以创新来提升国家经济的竞争力。显然韩国政府决定凝聚全力,来迎接日圆剧贬的挑战。 可惜,韩国外资不怎幺买单,去年十二月三十日,外资一天之内卖超韩国股市四.五二亿美元,一四年前两个交易日,外资卖超韩国股市五.六八亿美元,外资把韩国股市当提款机,增加了韩国股市的卖压,韩国可说是美国联准会决定减少购债后,第一个出现外资净汇出的市场。 假如从资金流向来看,成熟经济体在一四年仍将是赢家,英国《经济学人》杂志在一四年预测即指出,今年的主要利多消息仍将来自成熟市场,「发达四国」(美、日、德、英)将取代「金砖四国」。 观察全球基金市场的流动,一三年全球共同基金流入美国一二三八.五八亿美元居冠;欧洲是四八四.二亿美元;日本则是四三五.九一亿美元;但是从金砖四国净流出三十一.八四亿美元;欧非中东市场流出六十五.四八亿美元;拉丁美洲流出八十六.五一亿美元,不含日本的亚洲新兴市场则流出二十七.六七亿美元。 **热钱转往成熟经济体,东协面临调整压力** 亚洲过去五年表现最亮眼的东协市场因为基期过高,面临资金净流出的压力,首当其冲的是政局陷入混乱的泰国,元月二日泰国股市大跌六七.九四点,跌破一三年八月新低点,一三年泰国股市下跌六.六八%,是亚洲最弱势的市场;印尼股市进入一四年连续下挫,最低跌到四一八八.三八点,已接近一三年八月的最低点;只有马来西亚相对表现较出色。 过去经济成长率最出色的菲律宾,股市创下七四○三.六五点的历史新高,一四年跌破六○○○点。资金外流将是一四年东协市场最大的考验,从股市技术面来看,东协市场的菲律宾、印尼、泰国、新加坡股市都陷入空头排列,未来调整之路恐怕十分漫长。 日本的日经指数在一三年写下四十二年以来最大涨幅,但进入一四年开年第一个交易日,却大跌三八二.四三点,元月七日继续下跌,显然一三年累积的大涨幅进入一四年必须要调整。 台股的情况也是如此,一三年台股全年上涨九一二.○一点,涨幅达一一.八四%,如果以亚洲股市来评比,台股仅次于日本、越南、澳洲,在亚股中表现排名第四,但台股也将因为一三年累积较大涨幅,一四年的表现恐怕也会打折。 一三年台股在证所税八五○○点阴影解除后,终于突破八五○○点大关,创下八六四七.二四点的新高纪录,不过进入一四年也是开高走低格局。从全球股市的脉动来看,像东协等高基期市场纷纷回档,反而像欧债危机后欧猪五国,一三年股市表现可圈可点。 台股从一三年第四季起,最低基期的「四大惨业」族群纷纷有好表现,DRAM股的华亚科大涨逾四倍,面板的彩晶大涨逾二倍,太阳能的新日光、茂迪大涨一倍多,最近LED转强上攻,可以看出很多产业逐渐否极泰来;反而是过去大涨一整年的绩优成长股,也开始像三星一般,面临「成长极限」的压力。 好好掌握一四年的钱潮流动,并调整一下心情,在年初乐观中保持一些戒心,摸石过河前进,才能在投资市场中当一个从容的赢家。(完) 注: 1.专栏作者老谢--谢金河,为《今周刊》发行人兼财讯文化事业执行长。 2.以上评论不代表路透立场。 (整理 高洁如; 审校 张喜良)